Media Coverage

才女梁嘉恩結緣傑青擔大旗
由「揸咪」司儀到籌委主席

香港歷年來出過不少傑青,由國際青年商會香港總會(JCIHK)主辦的一年一度十大傑出青年選舉,將於下周一(21日)舉行啟動禮,今屆以「傑出,就是撐得起」為主題,負責擔大旗的籌委會主席梁嘉恩(Yoee),本身也是年輕才女。有近半世紀歷史的傑青選舉,是不少人的奮鬥目標,Yoee形容獲獎其實只是起點。正職司儀的她在訪問過程中,暢談傑青選舉背後目的和理念,「看到一些默默耕耘的人獲得社會肯定,滿足感不下於自己得獎」。對跑財經新聞的記者,多少覺得Yoee有點熟口熟面,因她常為商界、政府組織及不同團體活動任司儀,當中不乏上市公司及跨國企業,甚至有說她天生「明星樣」,與女子歌唱組合Twins的蔡卓妍(阿Sa)「撞臉」,看真一點確有六七分相似,且多了一份嫵媚,對此Yoee謙稱:「我做司儀見過阿Sa,還一起合照,她靚得多。」

感激團隊撐過漫長選舉

談起Yoee與傑青選舉結緣,亦是從工作開始。2009年初出道加入了JCIHK,原意拓展人脈,同年即被委派當傑青選舉記者會司儀,是首次主持大型活動,初試啼聲的她坦言:「當時很緊張,惟有跟自己說:『既然上得台,The show must go on,唔打得都要睇得』」,結果表現深得會方讚賞,此後愈加委以重責,出任不同崗位,今年迎來更大挑戰,當上籌委會主席。傑青選舉過程包括啟動、提名、公布結果、社會服務日及頒獎等,橫跨大半年,當然不能單打獨鬥,Yoee自言幸運,有一班願接受挑戰的出色團隊,「全部義務,逐個分會去找人,提出邀請,大家都很熱血;過程中我哭過兩次,不是為辛苦,是感動,因我心知這團隊只會合作一次,有今生無來世。」1970年創辦的傑青選舉,至今已是第46屆(1971至1973年曾停辦),陪伴幾代人成長;Yoee認為,傑青等同香港精神,「是表揚一班很有夢想、盼望回饋社會的港人,所以當選是開始而非終結,希望他們有了這個身份後,會為這個城市做更多事情。」人總沒有十全十美,早幾年曾有獲獎傑青大談極速致富兼買樓經歷,一度引起外界爭議,事後有傳評委解釋,是看中對方的社會貢獻,只是其「買樓致富論」太吸睛,才被傳媒集中引用報道;提到該次風波,Yoee直言不便評論,因評委與籌委完全獨立,她尊重社會上各種意見和價值觀,「最緊要是選舉本質沒變,都是鼓勵服務社會、貢獻香港」。

新世代機會多 勿先問回報

除商界才俊和基層精英,也有演藝界人士曾膺此榮譽,「十大傑青」這稱號可謂深入民心,惟近年每屆當選者往往不足10位,對於有聲音質疑本地人才不足,Yoee連忙澄清:「我們概念一向是『不多於10位』,不等於一定要去到這個數目,得看每年候選者是否達標,不同年份或有不同結果,絕不會『夾硬』湊夠數。」對於當選者必須40歲或以下,問到屬「3字頭」的Yoee可想過獲獎?「嘩!我想我還要很大努力才可以,香港有很多默默耕耘的人,為社會做了很多事,只是外人未必知道;透過這獎項讓他們獲得認同,協同效應更大。我有幸參與其中,見證其奮鬥故事,滿足感不下於得獎」,出慣大場面,對答果然得體。分享過對「傑出」一詞的看法,那Yoee又如何評價時下「青年」?她先是一笑,然後親切地說:「什麼是青年?根據聯合國定義,65歲以下都是青年。」開完玩笑,她不諱言每一代年輕人初期投身社會,難免感迷茫,「當年我初出來工作,都不知自己想怎樣,還自以為很有計劃,現在回想,根本完全沒有計劃過。」然而經歷過職場洗禮,如今Yoee認為,隨着資訊發達,新一代「自我推銷」的方法和平台很多,加上KOL(Key Opinion Leader)、電競等新興行業興起,有更多機會作多元化發展,「每個世代都有其困難和挑戰,但有些觀念永不過時,就是『先去努力,不要太快問回報』」,有時機關算盡,到頭來反可能落得一場空。

不怕蝕底 經驗終生受用

她以個人經驗為例,早年在日本電子零件公司任職,職位是總經理助理,未幾會計離職,由她兼任;不久連人力資源部同事也出走,她包辦計薪、供強積金等工作,「加辛」卻未見加薪,「當時抱着心態是公司需要我就去試,嘗試學多些也好」;到後來自己創業,才發現該些經驗終生受用,「今次接這個項目(傑青選舉),某程度上也是挑戰自我,想測知可以去到什麼高度」。在香港「揸咪搵食」除了口才了得,能操流利三語──廣東話、普通話和英文,屬基本要求,曾在東京留學的Yoee更精通日語,Multilingual自然是「搶手貨」。

貼士贈素人 最緊要正能量

善於控制現場氣氛及處理各項流程,擁有卓越執生能力,這些都是專業司儀須具備的特質。Yoee卻認為,要成功,最基本須有正面思維,至少在台上表現出積極樂觀的一面;同時責任心不可缺,「我們說的不是準時,而是早到;可能職業病使然,我平日約人也習慣提早15分鐘到場,留意一下周圍環境。」她又認為,司儀只是舞台上其中一個崗位,因此要有團隊精神,「當然,這崗位一旦出問題會很大件事,我的職責像一碟豉油雞的豉油,你不會為了豉油去食那碟雞,但豉油可令碟餸更色香味俱全。」消除緊張減少「發台瘟」香港地少人多,團體活動頻繁,不少人偶爾會客串做司儀,問Yoee有什麼「專業貼士」提供,她笑言,曾見過些素人司儀或想炒熱現場氣氛,要求賓客「可否畀啲掌聲我」,很多時效果適得其反,全場鴉雀無聲;「還有就是說錯話立即say sorry,試想想,其實現場有多少人留心聽司儀說話?多數撳手機或與身旁的人聊天,你刻意講sorry反而更顯突兀,大家或不明白司儀為何道歉。」「發台瘟」是另一常見問題,Yoee直言:「我問過精神科醫生,為何有些人天生有舞台恐懼症,他解釋是部分人習慣把自己投射到台下觀眾角度,幻想看着台上的自己,覺得表現不佳;正如我叫你不要想藍色的蘋果,只會令你腦海浮現藍色蘋果影像一樣,你愈叫自己不要緊張,便只會focus on『緊張』兩個字。」她說,每次出騷前都以正能量自我催眠,上到台都能散發強大氣場。

怕醜女蛻變執生王

身為專業司儀,以為Yoee從小口才了得,沒想到剛剛相反,「我性格向來怕醜,人多會面紅、說話結巴,腦袋一片空白,所以之前真沒想過做司儀。」當中醫的父親本屬意她繼承衣缽,可是情傾東洋文化的Yoee,大學選修日本研究,「爸爸也質疑:『讀乜鬼?將來做啲乜』,我當時也不知,純粹想行自己的路;不過我得強調,其實中醫是很好的職業,幫到人,只是我不想做而已。」

試報培訓班成就事業

年輕就是本錢,好處是可作不同嘗試;港大畢業後,Yoee赴日留學,練得一口流利日語,回港後順理成章加入一間日本電子零件公司,後來有感發揮空間不大、事業停滯不前,「當時心想:係咪10年後都仲做緊同一樣嘢。」機緣巧合下,她在報章見到有司儀培訓班招生,覺得有興趣,姑且抱一試心態,結果成就今天事業。Yoee於2008年入行前,從沒有幕前或舞台經驗;起初由幾百元的「波地(即球場)Show」做起,「(第一個Job)印象中是青年活動,現場有雜耍、跳繩,本身是戶外項目,卻因天雨改於學校內進行,觀眾寥寥可數,作為司儀,無論如何都要保持情緒高漲。」正因這類小型活動人手及配套有限,讓她「一腳踢」加速成長、練就執生能力,「有些現場情況很混亂,例如流程明明輪到魔術表演,卻有幾位粵劇戲子走上台,(司儀)臨場應變要很快」。Yoee多年來雖有無數經驗,當中難免「蝦碌」,「有次感冒,在台上幾乎忍不住打噴嚏,憑意志力死忍、別過臉背向觀眾」,然而兩行鼻水忍不住「衝鼻而出」,幸而沒被發現,只好若無其事繼續做。台上一分鐘、台下十年功,Yoee強調,司儀事前對活動流程要滾瓜爛熟,「上台前拆好90%的(炸)彈」,上台後只須處理一些突發危機」。以婚宴為例,試過有新娘子發言時自我批判,說不愛做家務,還補多句「似足我媽媽」,當下幾乎全場「O嘴」,Yoee立即打圓場:「Auntie其實很聰明,很快做完家務,所以新娘平日看不見。」說到底,司儀的任務就是令活動更圓滿。

私下愛靜 鍾情港產片

台上的Yoee能言善道,私下出席朋友聚會卻很少出聲,「工作期間講太多,要休息一下,我本身不是喜歡出風頭的人,純粹想做個好司儀而已。」為做好這份工,她會研究不同人的性格和說話技巧,「以前在日本讀書,很不慣當地人說話長氣,好像說來說去都未到重點,後來我學習十六型人格,開始明白說話要顧及不同性格人士的感受。」平日見慣熱鬧場面,不用工作的日子,她最享受靜靜地看電影,「什麼也看,且無論幾忙,每月都抽時間入戲院。我特別愛看港產片,支持本地創作嘛!人家用那麼多心機和時間去拍一套戲出來,我們只是付出少少時間去支持,何樂而不為」,果然貫徹傑青選舉宗旨之一「喜歡鼓勵別人」的精神。

訪、撰文:許鎮邦 攝影:黃俊耀

ISO ACCREDITED

ISO 9001:2015
Certificate Number: Q882

B Corporation

We're proud to be a Certified B Corporation®

FACEBOOK

QUICK INQUIRY